公交车艳遇被女神调教太刺激      

35.jpg

  夜色下,我们紧紧拥抱,我的脸贴在他的脖子上,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温度,暧昧的气氛让我们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此时的我很想和这个陌生男人做爱,哪怕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我对他什么都不了解,只因他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温暖,我疯狂抱紧他,想要把自己嵌入他的身体……

55.jpg

  我喜欢江城,但无比痛恨无比厌恶江城的公交车,他们丑陋,大声痛苦地叫着穿行在大街小巷,发出穿破耳膜的尖叫停下。

  车厢里数十人挤成一团,敏感或不雅的身体部位毫无羞耻地紧贴在一起。

  每次坐公交车,我总希望自己是只刺猬,张开全身尖锐的刺,让谁也不敢碰到我的身体。

32.jpg

  我不是刺猬,我是一个天天挤公交车的普通员工,在这庞大的城市里生存着,睁大双眼寻找梦想实现的机会。

  9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五,我加班到9点多钟才离开办公室,匆匆奔向公交车站。

  风很凉,我抱着裸露的胳膊,不停走动让自己暖和。

  肚子开始咕咕叫——我想起晚饭还没吃。

61.jpg

  车来了,等车的人蜂拥而上,我厌恶地等他们先上去。车子摇晃着开动了,笨重地向前驶去。

  车厢里人很多,车窗大多紧闭,里面的气味令我窒息。车子开出不到10分钟,我的胃痛一阵紧似一阵,冰冷从头顶瞬间蔓延到四肢。

  嘈杂远去了,不雅的气味没有了,周围人的面容模糊了……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几分钟,还是几秒钟,车厢里依旧挤成结实的一团。

26.jpg

  胃痛好多了,我发现我偎在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的胸膛上,我的脸烧起来。

  抬头看去,那个年轻的男人两手攥着扶手,望向窗外,专注地想着心事,好像没有注意我的尴尬。

  我稍松口气,拼力向外挤,离他有了数寸的距离,但鼻尖与他的胸膛仍近在咫尺。白衬衫做工精良,非常干净,没有讨厌的皱痕……

9.jpg

  这是最后一班公交车,在每个站点都上演着蜂拥而上,寥寥而下,然后车子大声呻吟着向前驶去。

  透过车窗玻璃,我看见街灯一盏一盏地后移,温暖着黑夜中的城市。温暖,啊温暖,我的泪珠扑簌簌地滚落。

  “吱!”车子猛地停下,又立即发动,车厢里的人波浪样起伏。

  起伏间,脸碰到白衬衫,白衬衫湿了一小块儿。

65.jpg

  我想道歉,他依然看着窗外,神情专注,我把话咽了回去,怀着如小偷没被发现的侥幸,扑腾的心安定了些。

  车子向前驶去,前方是看不见边际的漫漫长路,在庞大的城市的深夜里,车子渺小而卑微。

  我从胸腔里长吐口气,人活着多么艰辛啊,日日辛苦劳作,领了薄薄的薪水,去供房,交水电费,买生存下去的吃喝杂物,然后再去劳作,如此循环往复,直至生命的某一个终点。

13.jpg

  单调而乏味的生活,空洞而无意义的生存,我几乎想纵声冷笑。

  那时,自己年华锦色,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曾无畏地闪耀在最黑的夜里。

  后来,失恋了,失业了;找到工作了,谈恋爱了;又失业了,又失恋了,再后来,当失恋像周期性的瘟疫袭来的时候,我不顾一切地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公司。

66.jpg

  这个城市的天空高远而空旷,道路上车水马龙却难掩心的疏远,不抓住点儿什么,我害怕被这个世界遗忘,抛弃。

  抓住了公司,有了安全感,心塌实了,却不料踏上了另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我得为公司的生存发展拼命地做,然而公司还是倒闭了,我只得重新去为别人打工。生活又回到了起点。

  伤心,失落,疲惫,茫然压得我要背过气去……

34.jpg

  有人探询地看我,我想止住眼泪,但眼泪汹涌,无法阻挡。车子颠簸了一下,我被惯性推到他的胸膛上。

  他的胸膛宽宽的,很结实,隔着衬衫散发着热气。我极力想躲开他的胸膛,但那温暖的气息吸引着我,我似一个冻僵的人,根本无法拒绝。我不管不顾地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痛痛快快地默然哭泣。

  “花市到了。”售票员粗暴地大喊。我擦干眼泪,他依然专注于窗外的景致。犹豫了片刻,我挤到门口,下车了。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