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保姆思春饥渴 脱衣勾引我上身      

173.jpg

  我是一个睡觉特别轻的人,每天晚上,我的邻居不断换来换去,每天晚上,都会从隔壁传来各种杂乱的声音,吵得我无法入睡。冬,周末。下班回来,刚进楼道,就见两个人抬着巨大的柜子往上走。定是又有人搬进来了。

34.jpg

  我现在所住的是一所小户型的楼,五层,四单元,每层六户人家,除两边面积较大,中间皆是二十几平米的小屋。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好像近两年很流行这种小户型,所以这幢楼的流动人口很多,也捎带多了许多诸如蚂蚁、小强等生物。

  小小的红蚂蚁经常组团到我的水壶里练习凫水,我已学会了淡定,看在它是药材的份上不予计较。可是小强太讨厌,晚上迷迷糊糊的上厨房找水喝经常被乱窜的它们惊得魂飞魄散,屡次下药都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93.jpg

  我的房间是二楼,隔壁买了房子后只住了几天,就不断的将其出租,于是我不断的换邻居。

  可是换谁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不像上次那对来历不明的男女总在深更半夜弄出惊人效果将我惊醒然后愤而敲墙就行。

20.jpg

  这幢楼极不隔音,而且偏偏有一些爱好独特者。比如彻夜嚎歌的……他也不觉得累;彻夜打麻将的……这还是正常的;后半夜起来剁饺子馅的……我每每都怀疑他 是不是在做人肉叉烧包;更有意思的是,最近半年来,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有一阵脚步声踉踉跄跄自楼上滚下,然后一个女声悲悲戚戚的楼道里哭着……我想象她应该 是柔弱的趴在栏杆上:“我去死,再也不打扰你……”然后单元门响,万籁俱寂。

29.jpg

  无论语气还效果都很戏剧性的逼真。问题是她都死好几回了,后面这几次该不会是鬼魂作祟吧?我跟着大柜子后面移动,前面那位搬运工的PP很大,我时不时的就担心他一个站不稳会把我坐死。

  路过那扇敞开的门……果然,又是隔壁。随便瞟了一眼。里面已经有人来回走动,其中有个瘦高的男子立在屋中打电话。“电脑放这行吗?”“嗯,往左挪挪。”他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很舒缓,但是冷冷的。

31.jpg

  我不八卦,但是自从上次受到那对男女的刺激后,我还是很关心隔壁到底来了什么人,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我的睡眠质量。我也是矫情,但凡有点动静就惊醒,然后就睡不着,然而奇怪的是,不管雷声多么大,只要我睡着了,就浑然不觉。

  好在隔壁自搬进后只零星响起几声挪家具的声音,我很满意。因是周末,在网上磨蹭到后半夜方才上床。好像刚睡着,就被一阵巨大的音响声惊醒。怒。正是隔壁。

14.jpg

  听动静是在聊天,和一男子,那男子的声音瓮瓮的,可能源于音响效果。

  他的声音相比下就很低,不过很快乐。

  虽然声音很大,却听不清说什么,这对于愤怒且好奇的我无疑是种折磨。

  两个房间是相对的设计,也就是说我和他应该是床对着床,我的床挨着电脑,说明他的也如此,而且两家都没怎么装修,这就是最合理且节省空间的摆置了。于是我怀疑他是故意把音响对着我这面墙放置的,否则怎么会有这么轰动的效果?

12.jpg

  强压怒火,等着他聊完。可不知那两个大男人怎么有那么多话题。冬日夜长,可是天都蒙蒙亮了,二人依然乐此不疲。待天大亮,声音终于断了。我愤恨入睡,可是只一会就醒了。整个白天都昏沉沉,隔壁倒很安静。

  又入夜,我刚上床,隔壁音响便起了。我真怀疑我是不是坐在了他的开关上。这一层共六户,他的隔壁又是个老太太,我就等着老太太发飙把他骂一顿,我就喜欢坐收渔翁之利。可是老人家是觉沉还是耳背啊?怎么一直没动静?

7.jpg

  在又忍耐了一个夜晚之后,我崩溃了,我开始绞尽脑汁的想如何赶走他,可万一这房子是买的就惨了。

  我最绝妙的主意是将我的音箱贴在墙上,然后拿话筒学鬼叫……我的声音不用加特效就有那种效果,或者尖声尖气的轻喊:“公子,救我啊,我在墙里面……”然后舍出指甲挠墙,路线我都想好了。

18.jpg

  如果他是晚上抽风白天睡觉,我就白天拼命放音响,让他感受我的痛苦。当然,我一直是想象的巨人,行动的矮子,而且,作为一名单身女人,我还是谨小慎微比较好,其实我是怕打不过他。

  然而每夜如此,神仙也要气得跳墙。而且我发现每次和他对话的都是同一个男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