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剥开衣服 沉迷在陌生男人的炙热里      

  自从看到张阳后座上的性感女孩子之后,陈雅妮就答应了夷非,开始每天去夷非的住处,一个家以外的住处。顶楼,有很大的天台,玻璃做了个阳光温室。他们一整天都在天台上,听音乐、喝酒、享受阳光。酒精起了作用,陈雅妮越发昏沉,头靠了过来,他们便以这样暧昧的姿势依偎。

未标题-28.jpg

  夷非低头,捉住她的唇。陈雅妮没有拒绝,想到张阳的背叛,她有报复的快感。她剥开自己的身体,疯狂地迷醉在他的唇舌和炙热的身体里,不停地颤抖、呻吟。夷非还在她耳边不停地私语,那些话说得陈雅妮脸红心跳。末了,陈雅妮说,你真是个流氓。夷非像把玩玉石一样抚摸着她的身体,说你真是个尤物。

未标题-27.jpg

  后来,陈雅妮每天下班后,就直接去夷非的住处。家里两室一厅的房子,陈雅妮不回去也知道,那里是空的,寂寞溢得满屋都是。和张阳的婚姻已经到了十字路口,她没有问过张阳,那天她看到的女子是谁,但那已经不再重要。

未标题-25.jpg

  夷非带她去买名贵的衣服、香水、皮包,甚至还有让人脸红心跳的性感内衣,那都是陈雅妮喜欢的。她曾在别的女人身上看到,心里羡慕嫉妒恨,如今她也都拥有了。

未标题-10.jpg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刚进了十一月,天就冷得让人懒得出门。但陈雅妮例外,无论多晚她都坚持回去。吃完饭,陈雅妮执意要走。爱虽然不在了,但婚姻的名分还在,家总是要回的。她可以背叛,但做不到坦然超越给自己设定的底线。

  夷非要送她,突然他皱起了眉头,陈雅妮问他怎么了,夷非说肚子有点疼,陈雅妮说那你照顾好自己,我打的回去。

未标题-9.jpg

  枯黄的路灯下,张阳显得有点疲惫,过来几个人,张阳忙上前搭讪,脸上陪着笑,似乎在问人要坐车吗?那几个人陆续从他面前走过,终于有个人和张阳搭上了话,两人比划了半天,应该是在讨价还价,也许是价钱没有谈妥,那个人终究向出租车前走去,张阳紧紧跟在后面不停地商量,直到那人钻进了出租车,才失望地摊了一下手。在那一瞬间,陈雅妮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张阳是在用黑车载客。

  她和陌生男人纵情欢爱的时候,爱她的男人在辛劳付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那夜在网吧包厢里我竟被迫失身了
评论加载中..